2010年4月25日星期日

花儿笑了



那一天摄影兴趣组去户外摄影,几位朋友约好提前出发。天未破晓就出门,从东北到西南,坐了整小时的地铁,终于到了裕华园和朋友会合。

当中两三位朋友已有丰富的拍花经验,很快就找到目标,专注的在拍摄,而我却有不知从何下手之感。

当我拿起相机对着一朵花时,我的心不由得一震,为什么这朵花和我平时看到的花不同呢?我一向爱花,开在枝头的花,我都觉得很美。然而,这朵花不仅美,而且在笑,一种满足的笑。我呆住了,竟然忘了按下快门。
原来是花瓣上的点点露珠,让花儿笑了。

种了许多花,看过许多花,却未曾在晨露消失之前,如此专注地看花。花儿得到露水的滋润,展现她满足而娇艳的美。人何尝不是呢?



2010年4月16日星期五

唱不出来的歌

一年一度返乡扫墓,总是带着复杂的心情。一踏上那片土地,许多记得清或记不清的前尘往事,都会涌上心头。毕竟在这里度过几乎一生的岁月,也在这里尝尽酸甜苦辣,参透冷暖炎凉,熬过孤独寂寞。在外人眼里,或许何其平淡?只有自己知道,那是刻在生命里的一道道印痕。无论多久,无论走多远,甚至一颗心已被岁月残老,这一生中的生命环扣,无可替代。每一次的重拾,每一次的缅怀,无论轻松,抑或沉重,都是生命深处,那首唱不出来的歌。

2010年4月7日星期三

来世在何方?


悠远的梦里,
你向着我挥手道别,
约定,
来世 再续今生缘。
我说:
很久 责任还未了,
你说:
等你 不忙着转世。

卅四年的梦里,
我望着彼岸,
寻觅 你的踪影。
然而,
生死两茫茫,
纵使相逢应不识,
你已尘满面,
我已鬓如霜。

今生的缘,
如此短促,
我一路孤独 带着期盼,
不问,
多远?
但来世是否在彼岸?
没有今生的缘,
来世与我何干?!

又是雨纷纷时节,
我来到了坟前,
缕缕轻烟 带不走沉重思念,
墓碑已然斑驳,
何处是彼岸?
来世在何方???

2010年4月2日星期五

时不我予

退休后,希望自己仍旧过充实的生活,所以加入义工的行列。另一方面,也想学一些自己兴趣的,而过去为了生活无法做到的。然而,很多都不是短时间学到的,让我常有“时不我予”之叹。

摄影,一直是我的知识范围以外的东西,也许一直以来都少了个“闲”。
最近学起摄影,抱着学东西一定要学到会的恒心,从网络上书本上,读了一些入门资料,发现摄影真是一门不简单的艺术。若要成家,势必耗其一生。即使只求会拍出一张像样的照片,也谈何容易?就像女儿家这盆花,开得如此灿烂,我就无法表现出她的最美。因为摄影包含着许多科的知识,尤其是物理学,它又是我求学时最弱的一科。加上视力不好,记忆力差,要学年轻的朋友,每天背着摄影器材,到处去摄取实际经验,又体力不够。看来,我这老牛想拖车,也真拖不动了。

还是只能,望着美丽的图片而兴叹 “时不我予”!!!!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