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25日星期五

借来的人生

在人生路上,快要走到尽头时,回首看看,你留下了什么?而又有什么是属于你的?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是。因为人生是借来的。

每个人在一生中,都曾经为学业努力过,为事业打拼过,为感情追求过,为亲情付出过。结果。。。。
一纸文凭只是你借来踏入社会的敲门砖,以后你得在社会大烘炉里,接受磨练和奋斗,才能借到你所需的生活条件。不过,你可不要太贪心借太多,或随便浪费所借到的物质,否则下辈子你还是要还的。也许你连所需的生活条件都借不到,你也不要怨天尤人,多积福运,福报会让你早日还清上辈子的债,也可以有个快乐的一生。
你也借个伴侣来陪伴你,有的白头偕老。有的你上辈子欠了他,他来讨债了,一早就丢下了你,让你痛苦一生。
你也借来几个儿女凑热闹吧,辛辛苦苦拖拉长大。如果你福运满满,儿女有反哺之心,你就借到终老。否则长大就飞走,你就得老早还了。
不是吗?当你两脚一伸,你能带走什么?金钱?产业?名利?亲情?什么都没有,因为那都是借来的。你必须放下,也必须还清。最终你还是孤孤单单两手空空的,走回来时路。因为这只是:
借来的人生呀!!!!

2009年9月22日星期二

2009年9月15日星期二

2009年9月9日星期三

书法怡情

西

使

2009年9月8日星期二

握笔忆亲

最近加入了一个书画会,每个月两次的聚会,看到书法前辈们挥毫时所写的字,真是既羡慕又惭愧。昨天聚会回来,晚上躺在床上,思绪却掉进遥远的记忆里。。。。
在我小时候住的屋子里,正是人们忙着准备过年的时候。在一张桌子上放着砚台,墨,毛笔和红纸。父亲正准备为家里的神位和祖先灵位,写过新的;而这时也是我认为:自己是很重要很忙的人,因为我要负责磨墨。父亲总是边写边说:妳要用心学写毛笔字喔,我老了不能写时,妳就要负责写啦。我总是很自信的点点头。
父亲受的是私塾教育,写得一手很好的毛笔字,每逢新年前夕,左邻右舍都来要求父亲替他们写,父亲来者不拒,往往一连写几个晚上。
我从小喜欢毛笔字,是受父亲的影响。然而,父亲呀!您可知道,这几十年来,我挑着生活的胆子,已无法握毛笔了。现在,我再拿起毛笔来,已是您所说的“老了”,而手已不从心。

唉!时不我与!我还来得及更上一层楼吗?

2009年9月5日星期六

能?不能?

一个多才多艺,但却短暂的生命;
留下了许多,足以震撼人们心灵的不朽作品。。。。
词曲创作人——梁弘志
能?不能?
我们不能控制生命的长度,
却能够去增加生命的深度。
我们不能制止别人的批评,

却能够去改善自己的过失。
我们不能任意的改善美丑,

却能够轻易的来展露笑容。
我们不能左右阴霾的天气,

却能够影响你周遭的士气。
我们不能得到所有人的爱,

却能够尽量去爱所有的人。
我们不能祈求一路都平坦,

却能够在跌倒时再站起来。
我们不能要求别人的认同,

却能够去把握自己的机会。
我们不能保证明年的收成,

却能够预先来储备好食粮。
我们不能强迫别人的信仰,

却能够用爱心去感动他人。

2009年9月4日星期五

安乐死

有人认为:允许安乐死,是不尊重生命的价值。
其实,当一个人病入膏肓,既无药可救,还要忍受病痛之苦;一切行动,甚至吃喝拉撒,都要依赖他人照顾,或意识不清,亲疏不辨。试想,到了这个时候,对病人来说,这种失去生命尊严的活着,还有甚麽价值可言?再说,除了病人本身要受病痛煎熬外,更要连累身边的亲人。不仅浪费金钱时间,影响生活,身心备受折磨。结果,反而造成久病无孝子,亦情有可原。如果这时让病人选择,想必都会选择死。
我虽然笃信佛教,但我认为:允许安乐死的国家和接受安乐死的人,都是明智的。所以,当我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后,我就申请“预先医疗指示”,当我收到批准书时,我有一种轻松的感觉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